专访 CZ:币安会是 Crypto 市场的救市主吗?

加密市场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在几个月内损失了约 2 万亿美元。

比特币在 2021 年 11 月的峰值为 6.7 万美元,目前徘徊在 2 万美元左右。

雪上加霜的是许多著名项目的倒闭,其原因可能是项目设计不可靠和财务稳健性不佳。

5 月,Luna 暴跌,420 亿美元凭空蒸发,Terra 虽然没有现金储备,但仍保证 UST 价格维持在 1 美元左右。

两周前,投资于 Terra -Luna 项目的加密贷款机构 Celsius 因流动性危机停止了所有客户提款;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三箭资本也陷入困境,这可能会影响大量客户和投资者。

由于用户争相将 USDT 兑换成美元,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Tether 市值减少了约 150 亿美元,这在加密货币中相当于一场银行挤兑。

在市场暴跌中,一些公司正在蓬勃发展。

以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 为例。

几家加密公司都在裁员,而币安却在大举招聘。

币安首席执行官赵长鹏(CZ)仍然相信加密货币的巨大价值。

在币圈“末日危机”下,CZ 不得不考虑币安是否会扮演加密货币最后的贷方的角色——中央银行,以帮助击退整个行业面临的威胁。

另一家交易所 FTX 已经开始采取行动,它“救助”了陷入困境的 BlockFi 公司。

币安只需要选择下一步要救助的公司,就可以进一步加强币安在这个动荡的行业中的地位。

本文是 CZ 接受 WIRED 的专访内容,经过编辑和缩减。

WIRED:我想听听你对当下加密市场的看法。

目前的加密市场正面临生存危机吗?CZ:当一个市场有数亿人交易时,就会经历周期,这绝对不是一场生存危机。

三年前,比特币的价格还在 3000 美元到 6000 美元之间,如果我知道比特币会价值 20000 美元,我会非常高兴。

前提是你事先有准备。

但如果你在 2021 年购买,你就不会那么开心了。

WIRED:你认为这是否会破坏加密货币可以对冲金融动荡的想法,加密货币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吗?现在加密货币正在与股市同步下跌,这本不应该发生,对吗?CZ:加密货币有价格,也有价值。

这两件事可能有所不同。

因此,当某样东西在交易时,市场通常会在高点和低点出现超买超卖。

就我个人而言,我确实相信加密货币的价值正在增加。

用例的数量和使用它的人数,以及它的实用价值都在增加。

但是价格是不稳定的。

WIRED:比特币的主要价值是什么?CZ:对于比特币来说,最大的价值在于它的供应是有限的。

这是因为没有中央银行发行比特币,而且比特币的最大数量固定在 2100 万个单位。

所以它应该是抗通胀的。

我们正在经历一次非常严重的通货膨胀。

现在价格下降了一点。

影响比特币价格的因素有很多。

它的供应有限,理论上讲,它应该是抗通胀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价格会一直上涨而不会下降。

这是两码事。

WIRED:如果我在 2021 年在比特币上投入 1000 美元,现在可能会降到 300 美元。

我的心情会如过山车一样。

通货膨胀在上升,比特币价格在下降。

我理解你的推理,但如果我是一个普通玩家,你会有什么建议?CZ:价格因市场心理而波动,但基本面没有改变。

仅仅因为某些东西是抗通胀的,并不意味着它就一定不会跌。

任何资产的价格都是由市场心理决定的。

大多数交易比特币的人也交易股票,所以当股市下跌时,人们就会缺钱,就会出售加密货币,价格就会下跌。

但这改变不了比特币仍然是抗通胀的事实。

比特币没有通货膨胀,但价格仍可能下跌。

WIRED:是的,股票市场表现不太好。

但加密市场的情况更糟,该行业的价值下跌了 70% 以上,2 万亿美元化为乌有。

有的项目惨败,比如稳定币 Terra 的消亡。

作为一个行业,加密货币的行为是否比传统金融更鲁莽?它是经济的放大镜吗?CZ:我不这样认为。

在任何市场中,总会有失败。

失败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谷歌的成就不是一天达到的,在谷歌之前有很多失败的搜索引擎。

这就是创新的过程。

我们从这个循环中吸取教训。

因此,加密行业仍在增长。

WIRED:你认为加密行业是否允许失败的项目成为行业的中心?当我们谈论加密行业时,加密行业是什么?你会如何定义它?CZ:去中心化的美妙之处在于谁也无法定义它。

币安投资 Terra,支持这个项目,允许 Terra 在其交易所交易。

上个月,Terra-Luna 暴露了其糟糕设计的本质。

瞬间崩盘,一个周末就损失了 400 多亿美元。

我认为是这个行业淘汰了这样的项目。

参与这些项目的用户也紧跟和支持过这些项目,很多人支持过很多失败的项目。

同时,这个行业本身也在经历“荒野求生”,Terra-Luna 的崩盘无法会毁灭加密行业。

WIRED:是的,但是 Terra-Luna 可能获得了其他失败的项目没有获得的某种程度的合法性。

它为什么会获得这种合法性?是因为交易所允许其上线吗?还是因为有大户投资者在支持 Terra?CZ:我不知道。

我们还可以推测,可能有比 Terra 更大的崩盘没有发生。

而这个崩盘是加密行业以某种方式阻止的。

那么,整个行业能否共同阻止 Terra-Luna 的崩溃?有这个可能性。

但我们没有做到。

或许我们不知不觉中阻止了更大的崩盘的发生,这是有可能的。

WIRED:你采取了什么方式阻止?CZ:我不知道。

你永远不知道你躲开了什么灾难。

如果有人阻止了 911,飞机就不会坠毁,那么这个阻止的人就不会知道他阻止了多大的灾难的发生。

WIRED:Terra 崩盘是否改变了币安对上线代币的评判标准?这给行业敲响了什么警钟?CZ:我想我们都从这类事件中吸取了教训。

所以我们现在会更仔细地研究借贷协议、研究机制、风险控制等等。

WIRED:在币安交易所上线的 Terra 会怎么样?如果不是在币安和其他交易所上线,Terra 可能不会一路高歌猛进,受其暴跌影响的人也会更少。

CZ:这是个先有鸡或先有蛋的问题。

当代币收获大量的关注者时,交易所就必须将其上线。

WIRED:我查看了在币安上线的要求。

不仅涉及到用户数量,还关系到团队的质量,以及总体上的业务模式。

你审核项目的过程有发现存在什么问题吗?Terra 项目受到了很多人的批评,甚至在 Bankless 这样一贯支持加密货币的播客上也对 Terra-Luna 投了反对票。

CZ:我们团队对项目做了全面的审核,但总有人说项目的坏话,尤其是受欢迎的项目。

WIRED: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批评者确实说对了,不是吗?CZ:对于所有失败的项目,所有批评这些项目的人都是对的。

WIRED:回到 Terra-Luna 问题上,现在对在币安上线的代币的背景调查流程是怎么样的?CZ:我们使用标准的行业背景调查。

我们会查看相关文件,会通过背调服务要求他们进行背景调查。

WIRED:你会扩大对在交易所上线的代币的背景调查范围吗?CZ:我们会不断改进。

但同样,我不认为我们能保证将来没有任何问题发生。

比如,任何监管机构都不能保证纳斯达克没有失败的产品、项目或公司。

所以这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

但我们肯定能从中吸取教训。

目前我们做了更多的分析,尤其是涉及到贷款流动性的时候。

但我不认为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来避免问题发生。

只要你有创新,就应该允许失败。

WIRED:币安现在发展得很好,而其他交易所正在勒紧裤腰带,进行大规模地裁员,币安却是在招人。

CZ:是的,牛市期间我们没有花很多钱。

我们已经经历了熊市,这至少是币安的第二个周期。

我们知道比特币的价格可能下降 80% 到 90%。

所以我总是告诉我们的团队,我们需要保留 10 年的现金储备,这就是我们的运作方式。

此外,我们还在继续增长。

我们也非常有信心,这个行业仍在增长,用户数量仍在增加。

再过两三年,价格可能会再次赶上价值。

但我们希望为那些想要使用我们产品的用户做好准备。

WIRED:你如何看待币安从这场全行业的危机中走出来?CZ:我认为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收购,这将对我们和任何有现金储备的人都有利。

因此,我们将进行更多的投资、收购和招聘。

从长远来看,这对我们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坏事。

但与此同时,我认为熊市并不是最重要的,人们实际上应更专注于打造更好的产品。

在牛市中,每个人都想融资,每个人都想做自己的项目。

有很多吸引人的东西。

我们看到了熊市的到来,我认为我们应该努力打造我们的产品。

然后,当下一次牛市到来时,我们就蓄势待发。

WIRED:你认为币安和其他拥有大量现金储备的大公司有责任救助那些对整个加密行业构成生存威胁的项目吗?如果有一个比 Terra 严重 10 倍的崩盘发生了,币安会帮助它渡过难关吗?CZ:我很高兴你提到了这一点。

我认为有三点。

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是该项目没有得到大量大规模的资金救助,但仍然保持稳定。

Terra-Luna 在一天内蒸发了 400 亿美元,但这个项目还在。

其他一些项目也受到了影响,但这只是一小部分。

因此,即使没有“救助”,这个项目也还稳健。

关于救助,有两种情况。

大多数倒闭的公司都管理不善。

他们犯了一些错误,或者他们的设计很糟糕。

为什么要救助这种项目呢?救助管理不善的项目没有意义,因为这些项目会继续管理不善,将来会有更大的问题。

所以从理论上讲,救助对象是那些暂时管理不善的公司。

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摆脱困境,让他们有改进的机会,会发展得更好。

WIRED:你会对那些暂时管理不善的公司伸出援手吗?CZ:这是肯定的。

WIRED:有向你求助的项目吗?CZ:我们确实会收到来自几乎所有目前面临压力的项目的救助请求,甚至是那些没有立即清算风险但可能会感到压力的项目。

我们没有一个单一的“救助”机制,我们可以收购整个产品,借给他们一些钱,进行投资,并拥有一些股权。

也可以购买一些代币,为它们提供流动性,或者收购它们,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但从根本上讲,我们会根据每个项目的优点来看待每个项目。

我们仍然关注产品、用户群和产品团队。

所以是否救助,并不是非黑即白的问题。

WIRED:你会救助加密货币借贷平台 Celsius 吗?由于它暂停了所有用户的提款,目前一直处于压力之下,但也许这是一个好项目。

CZ:我不想具体评论 Celsius。

我认为他们的团队正在进行一些讨论。

我们正在与该行业的每一个项目进行谈判。

WIRED:你目前有跟 Celsius 沟通吗?CZ:我不确定我们会不会进行对话,但我认为有很大的可能性。

WIRED:最近还有什么项目让你熬夜?CZ:我通常睡得很好。

WIRED:Tether 现在情况怎么样?在 Terra-Luna 崩溃后,有一段时间很多人认为它会是下一个要消失的稳定币。

这是一个 780 亿美元的项目。

现在它的经理们抱怨他们受到了投机者的攻击。

CZ:我没有想这个问题。

这也不会让我失眠。

WIRED:你会伸出援手救助它吗?CZ:这取决于它有多稳健。

WIRED:Tether 目前很稳健吗?CZ:我不确定。

我不是在质疑,我只是单纯不知道。

他们没有和我们沟通。

我们不知道项目、团队和运营者的信息,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黑匣子。

因此,当项目希望我们帮助他们摆脱困境时,我们需要做尽职调查。

如果你问我“会在还没有做尽职调查情况下救助特斯拉吗”?我也不知道。

WIRED:你给了埃隆·马斯克 5 亿美元帮助他购买推特。

与马斯克关于推特的对话进展如何?CZ:我没有和他谈论太多关于推特的事情。

实际上我们都很忙,没有空闲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