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Web3.0的一点反向思考

原文作者:zephyr 原文来源:Mirror 最近读过的最好的一篇关于 web3 的批评文章是这篇: My first impressions of web3 目前还没有看到中文社交媒体有人谈到这篇文章(在推上已经很火了),简单整理一下。

作者 Moxie 讲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他像每个初尝 NFT 的人一样自己做了一个图片,mint 成 NFT放在 opensea 上卖。

但他注意到 NFT 本身对这个图片并没有任何核查,本质上来说只是存储了一个指向图片地址的链接,所以他就特地把这个图片的服务器设置为对不同的 ip 展现出不同的样子,你在 opensea 上看到的和你买来以后自己看到的会是两张不同的图,opensea 上显示的是一个炫酷的数字艺术图片,你买到之后显示的是一坨屎。

(他的出发点并不是骗人,他只是在验证这种情况是可以做到的。

是的 IPFS 之类的服务可以避免这一点,但没有人强制你用 IPFS 来做 NFT。

然后好玩的事情出现了,opensea 作为一个中心化的平台很快下架了他的 NFT。

但这也没关系,既然 NFT 是基于不可篡改的区块链,他至少自己还拥有这个 NFT 对吧。

但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自己的 metamask 小狐狸钱包里的 NFT 也消失了。

为什么呢?因为小狐狸钱包并不是直接扫描区块链的,只是扫描 opensea 的 API。

所以 opensea 下架之后,虽然技术上这个 NFT 还在,但钱包里面就看不到了。

小狐狸这样做是因为这样显然最方便,中心化的服务(例如 opensea)总是更有效率的,而核查区块链上存储的「真相」很昂贵。

作者非常深刻地指出:这里的关键并不是 opensea「作恶」(作为一个想要上市的中心化平台 opensea 有权利选择什么作品能上架拍卖)也不是 metamask 的懒惰,而是整体上这里体现了一个不可避免的从去中心化滑向中心化的趋势:区块链确实是不可篡改的,但没有人真的直接在底层区块链上工作(太麻烦了),大家都会自然依赖生态系统里各种现成的工具,而这些工具为了效率上的竞争,自然而然就会趋于中心化。

我们作为普通用户明明可以自己在电脑上运行一个以太坊节点,但没有几个人真这么做,我们就只是直接用小狐狸。

那小狐狸出于同样的理由也就直接调用 opensea 的 API。

换句话说,区块链并没有解决通向普通用户的最终界面的中心化问题。

web3 理论上最终是要让你的父母这样的普通人来用的,如果你的父母发现钱包里什么东西丢了,你去跟他们解释说:啊链上你的东西其实还在,只不过你常用的这些钱包都拒绝显示它了而已,其实没关系。

你的父母会接受吗? 作者有两段论述我觉得非常漂亮: 平台的演化总是比协议的演化要快。

人们对 web2 的抱怨是平台总是店大欺客,但 web3 的基本思想——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协议——并不能真的补偿这一点。

最后在竞争中胜出的几乎总是打着 web3 幌子的 web2。

用户是懒惰的,用户并不想要自己跑一个服务器,就像电子邮件时代用户明明人人都可以自己搞电子邮箱服务器但仍然宁可选择把大量隐私直接放在 gmail 里一样。

web3 需要做到的是在基础设施很可能中心化的情况下仍然保证信息的可核查性(你可以用 opensea,但你必须有办法很方便地知道 opensea 是不是在骗你)。

我自己的理解是区块链世界的 motto「Trust But Verify」是一个很难对普通人管用的理念。

听起来是没问题的,但没有可操作性。

web3 如果找不到办法冲破这一层挡在 nerd 和普通人之间的隔膜,最后很可能会变成圈地自 high。

就像作者在文中说的一样:你可以今天还在说这仍然是早期阶段,有问题也很正常。

但如果实践上你是在一直往背道而驰的方向走,那就不能指望早期的问题最终会消失,因为它很可能就直接写在基因里了。

V 神刚刚就这篇文章写了一个很好的回应,我把大意补充在这里。

V 的原文见他的推。

Moxie 指出的问题包含两个论点:中心化的 web3 服务易用但不可信(特别是几乎没有任何基于密码学的验证,Moxie 不无讽刺地说谁能想到加密货币领域的绝大多数服务根本就不加密),而非中心化的底层离用户又太远。

V 说:这是现状没错,但这不是 web3 应有的样子。

真正的 web3 世界应该有一个连续的过渡光谱,在最易用的中心化平台和最难用的自己搞一个服务器之间有大量的过渡态适应不同的应用场景,但中间的部分今天是缺失的。

这个缺失是历史遗留问题。

区块链世界过于年轻,而人们一开始基于想要做出一些能用的东西出来,那最快的路径当然是通过建立最中心化的服务,人才也是现成的。

(这里 V 说了一句几乎注定会引起批评的话:直到四年前,整个产业都还没什么钱呢。

一定会有很多旁观者说:呸。

V 的信念是这个缺失的过渡一定会被建立起来,而且正如 Moxie 的批评所建议的那样,强烈依赖于密码学。

(但我的理解是 V 的这种信念本质上就和他关于 PoS 的信念是一回事。

所以本身就肯定很有争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