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Facebook工程师:我为什么离开Facebook,拥抱Web3?

原文作者:Nick Confrey原文编译:TechFlow Intern一场新的创意潜力的复兴正在酝酿之中——我看到了Web3的潜力,它能带来一种新的、由社区驱动的产品研发方法。

它引入了新的工具和商业模式,将从根本上改变产品的构建方式。

这个领域机会很多,对整个社会来说有好有坏,我的目标是利用我在最大的一家社交网络中的工作经验,确保我们不会重复过去的错误。

我喜欢构建社交产品。

解决我的朋友和家人的问题,然后构建他们可以立即下载并在自己的手机上使用的东西,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

我想继续在我们与他人的关系中激发快乐;为了做到这一点,我需要使用最好的工具。

以下是我在Web3领域建立一家公司的三大理由:1. 与他人共建,而不是为他人服务我在Facebook里建立的创意工具都为了他人而建立的。

我会有根据地猜测什么功能对人们帮助最大,建立好它,再把它发布给10%的人并观察它的保留率。

虽然我学到了很多关于数据驱动决策的知识(以及人们有时会要求一些他们实际上并不想要的功能),但这是一种孤立的经历。

人们被简化为了数字,而且很容易失去观点。

相较之下,在Web3里你是和自己人一起在Discord上工作,陪你一起走过每一步。

在极端的去中心化方面,DAO形成了真正由人民管理整个公司的公司结构。

但即使是在实行渐进式去中心化的社交平台之中,个别功能和想法也可以在你建设过程中进行众包。

这种“与你的社区一起公开建设”的精神具有感染力和趣味性,它也是由真正的激励措施所驱动的。

通过推出代币或NFT集合,早期采用者可在你的项目中拥有经济利益。

Discord中的每一个贡献或想法实际上都为平台增加了增量价值,用户最终形成了一致的激励。

因此,我们真正拥有了小队财富,即“持续的社会化和自我认可带来的信任是探索小队共同能力的基础”建设者和社区从未形成过这样的一致性,以至于我伸出手就可以来立即检查到用户的“体温”,他们也可以向我提出新的想法或反馈。

我看好社区的力量,认为它能超越传统的集权者。

它让人们有能力在这个世界上创造他们最想要的体验。

2. 更好的结局目前所有的Web2社交平台都经历了从“好用”到“一般”的循环。

在Facebook和Instagram推出时,获得一个账户并与你的朋友联系很有趣、很低调,成为互联网新浪潮的一部分是一件很酷的事。

但最终“不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随着平台走向变现,你被困在了广告和新闻文章中。

他们进入了价值的“提取”阶段。

A16Z在《Why Web3 Matters》中有一个很好的图表来说明这一点。

当平台“达到S曲线的顶端时,他们与网络参与者的关系就会从正和变为零和。

要想继续发展,就需要从用户那里提取数据并与(以前的)合作伙伴展开竞争”。

Web2平台变得不好用了,因为它们对你的创造力施加了限制。

突然间,我们变得不仅仅是在和朋友们一起玩耍,而是在为搜索引擎创造内容了。

我意识到,无论我在Web2的世界里做了多好的产品,其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以广告的形式提取用户的价值。

相比之下,Web3不会遇到同样的天花板,因为它不需要“努力”的时代。

代币经济之类的新工具的应用,意味着我们可以超越Web2的广告商业模式。

这是一个即将到来的“玩赚”(play-to-earn)世界——用户在平台上获得的乐趣和价值越多,他们对经济的贡献就越大。

现在,我们有了可以继续从每个人的参与中受益的图表,因为他们得到了准确的奖励。

3. 危险、兴奋、乐观我想留在Web3领域的最后一个原因在于,我想要把一些细微差别和理性注射进加密空间,一个以天文数字的估值、盲目乐观认为去中心化是所有社会疾病的解决方案而闻名的领域。

Web3可能是危险的、令人陶醉的,因为它提供了如此多的智力(你在这个领域显得更聪明)、财务(赚取大量的美元)和社会(WAGMI)验证。

事实上,验证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我看到许多项目只是BUIDL,没有停下来考虑如果他们成功了会有什么社会后果。

在2021年11月的NFT NYC上,我看到了一个关于去中心化社会网络的小组讨论。

一位发言者告诉崇拜他的人群,他的网络 “永远不会有任何审查制度!任何张贴上去的东西都会一直保存下去!”话音未落就传来了一片欢呼声,而我吃了一惊。

我在小组讨论结束后找到他们,问他们有什么计划来控制和处理欺凌和骚扰行为。

他们的回答是什么呢?“我们的系统没有办法考虑到这一点。

而且,无论如何,我们首先关注的是小团体,所以我们希望有本地社区的效应。

”这种“先建设,后担心”的方法听起来很熟悉吗?是的,这就是Facebook的情况:他们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连接社交图谱,满怀着良好的意图,不幸的是遭到了社会现实的打击。

巨大的力量带来巨大的责任,我们可以从Web2时代的错误中学习。

理想情况下,应该在Web3中建立起一些意图良好、不可改变的东西并造成巨大损害之前就开始学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