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DigiDaigaku的「 Free to Own」:是创新模式,还是新瓶装旧酒?

原文作者:flowie,链捕手 区块链游戏公司 Limit Break 近日宣布完成 2 亿美元融资,成为近几个月单笔融资金额最高的加密项目,而本轮融资背后投资方阵容也十分瞩目,领投方是 Paradigm、Josh Buckley 和 Standard Crypto ,参投方有 FTX、Coinbase、Positive Sum、Shervinator 和 Anthos Capital 等。

融资消息官宣后,Limit Break 于 8月 10 日刚发售的 NFT系列 DigiDaigaku ,在 OpenSea 上 24h 之内的交易量曾位居第一,地板价高峰期一度涨至 18 ETH 左右。

而DigiDaigaku 还是以 Stealth Drop ( 隐形发射 ) + Free Mint 的形式发售。

从 Free Mint 到 18 ETH 的地板价,DigiDaigaku 在熊市之下完成了超乎想象的逆势增长。

但无论是 DigiDaigaku 还是 Limit Break ,在此次融资官宣前却鲜有发声。

这家被顶级投资方组团重金押注的Limit Break 带来了哪些创新看点?团队又是什么来头? “Free to Own”,一种创新模式? Limit Break 提出的新理念 “Free to Own”(免费拥有)模式,是目前最吸睛、同时也是最受质疑的一个讨论部分。

Limit Breack 创始人&CEO Gabriel Leydon 自称 “Free to Own” 是革掉 “Play to Earn” 的新玩法,但究竟什么 “Free to Own”? 我们来看 Gabriel Leydon 在采访中的解释:相比与链游中需要预先购买 NFT,“Free to Own” 模式下,NFT 是免费赠送给初始玩家,而创世的 NFT 资产可以成为“未来资产的工厂”,持有者可以通过这款 NFT 获得未来更多的 NFT。

那这么做的背后逻辑是什么?Gabriel Leydon 认为这种做法将避免公司先销售 NFT,然后无法交付游戏的欺诈行为。

相反,通过赠送 NFT可以将粉丝变成即将到来的游戏最佳拥护者,让粉丝们以病毒式的方式宣传游戏。

“由于玩家从零开始,而不是从赤字开始,所以没有那么有动力立即赚钱,从而有更长时间的花在游戏上。

” Gabriel Leydon 认为“Free to Own”模式将淘汰免费游戏和 NFT 预售模式,并表示“Free to Own”的简单性是公司能融到如此多资金的原因之一。

如果免费发售,那开发商该如何赚钱呢?Gabriel Leydon 的意思是,团队为自己保留了一定比例的NFT,可以以市场价出售给新玩家。

值得一提的是,其实开发商的利润其实还有高达 10% 的版税。

但目前通篇看下来只留下一个疑问:“ Free to Own ” 和 “ Free Mint ” 模式有啥区别? DigiDaigaku 目前只是以 Stealth Drop( 隐形发射 )+ Free Mint 的形式发售,对于下一步的计划,Gabriel Leydon 称因为不希望有别人模仿,暂时不对外公布。

仅就 Gabriel Leydon 的采访和其它公开资料中都很难看到两者有所不同,“Free to Own” 似乎“Free Mint” 的另一种高级说法,难免有新瓶装旧酒之嫌。

而提到的 NFT 背后的游戏目前还没发布,同时也查不到任何游戏的动态,Gabriel Leydon 只透露背后是一支有丰富 MMO 游戏经验的团队。

这么来看,DigiDaigaku 目前和曾爆红且迅速陨落的 Piece Of Shit 项目似乎别无二致。

以free Mint 迅速吸引一批用户形成共识,炒高价格,并通过一些玩法设计意图从后入玩家中赚取收入。

Piece Of Shit 也号称要推出游戏,但目前游戏还没推出,Piece Of Shit 地板价已跌到0.06ETH,近乎归零。

但 Limit Break 目前还在早期阶段,尽管所谓的创新理念 “Free to Own” 含糊不清,项目本身似乎也没有太多实际亮点。

但在熊市下,且能拿到 Paradigm、FTX 等等知名投资方的2亿美元融资,Limit Break 接下来的动作还是值得期待。

本轮领投方 Standard Crypto 投资人Alok Vasudev 提到,“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加密游戏上,寻找最好的想法和团队……不仅围绕游戏,还有商业模式,而这部分几乎没人能比得上 Gabriel Leydon、Halbert 和 Limit Break 。

” 不难感受到,继 “ Play to Earn ” 模式之后,资本或者市场迫切需要一个新的模式出现,而 Limit Break 提出的 “ Free to Own ” 似乎能带来一丝希望。

Alok Vasudev 还补充了对这种模式的期待,大致意思是当年 Limit Break 创始团队成员创造性的推出了免费游戏模式并取得了成功,对于游戏模式很有创造力,同时他们是心理学和社会学出身,对于如何吸引玩家参与有着深刻的见解。

显而易见,Limit Break 创始团队为此次融资带来了极强背书,那 Limit Break 的创始团队到底什么来头? 自带 Web2 游戏巨头光环 先简单概括一下,Limit Break 由 Gabriel Leydon 与 Halbert Nakagawa 于 2021 年 8 月创办,创办 Limit Break前,两位合伙人创办过曾辉煌一时的手游公司 Machine Zone,这家公司曾发布了《Game of War》和《Mobile Strike》两免费 MMO 策略手游,据维基百科称,曾跻身当年十大最卖座手游之列,为公司带了几十亿美金的收入。

近日 Limit Breack 创始人&CEO Gabriel Leydon 接受了硅谷科技网站 venturebeat 的采访,从本次采访来看仔细梳理来看,他的创业经历可分为重要的两段:一是2009年左右入局手游;二是 2018 年左右涉足加密。

Gabriel Leydon 在创业前,是一位资深的游戏设计师。

2008年左右,Gabriel Leydon 与 Halbert Nakagawa 和 Mike Sherrill 共同创立了社交应用程序 Addmired。

2009年iPhone流行,Addmired 团队看到移动端游戏的市场机遇后,迅速转型为手机游戏公司,并改名为 Machine Zone。

而 2010 年前后,Gabriel Leydon 带领团队连续开发了几款免费 MMO 策略手游《Game of War》、《Mobile Strike 》和 《Final Fantasy》等获得了成功。

根据 Sensor Tower 的数据,从 2014 年到 2018 年,这些游戏创造了超过 45 亿美元的收入,凭借着这些游戏的成功,2016年,市场给 Machine Zone 在一轮融资中估值高达 50 亿美元。

Machine Zone 这段较为成功的手游公司创业经历,为 Gabriel Leydon 此次成立新的区块链游戏公司带来了极强的背书。

本轮领投方之一的 Josh Buckley 这样评价 Gabriel Leydon,“ Gabe 是世界上最好的游戏设计师和营销人员之一。

他和 Halbert Nakagawa 为塑造手机游戏产业做出了贡献,开创了新的设计和营销技术,影响了整整一代的开发者,现在有超过 25 亿的手机游戏玩家。

” 总结来看,除了善于挖掘市场新信号外,Machine Zone核心团队另一特点是,市场营销上非常敢投入甚至激进。

维基百科上的资料显示,2016年2月,Machine Zone 在电视广告上的支出估计是其他任何一家移动游戏公司的三倍,其中包括在超级碗 50 大赛上播放了 3265 次以阿诺·施瓦辛格为主题的 Mobile Strike 广告,支出估计为 1070 万美元。

那 Gabriel Leydon 又是怎么进入加密的呢?2018年左右 Gabriel Leydon 在Machine Zone 孵化了独立运作的区块链数据平台 Satori,但venturebeat采访稿中提到,正可能因为该项业务以及在Machine Zone 业务发展重点上与董事会发生了分歧,Gabriel Leydon 选择辞职离开了 Machine Zone。

但这一点上目前还存疑,关于Gabriel Leydon 脱离 Machine Zone 最早其实可以追溯到2015年,维基百科引用的一篇往期新闻稿中称,Gabriel Leydon 其实早在 2015 年即不再担任 Machine Zone CEO,2018 年被董事会接管业务后只负责 Satori 这个项目。

在 Gabriel Leydon 出走后的 2020 年,维基百科上显示,Machine Zone 的最终结局是被 AppLovin 以 5亿美元左右价格收购。

(真实收购价格难以确定,在近日的 venturebeat 采访中,作者先后提到两次关于此次收购价格分别为 3 亿美金和 6 亿美金,前后矛盾) 但 Satori 似乎也没有和 Machine Zone 一样取得成功,这一项目后续发展没有很多信息可以参考。

从他的推特上来看,Gabriel Leydon 2021年开始在区块链领域进行了个人投资,投资了两款区块链游戏 Parallel 和 Branch,而 crunchbase 数据显示,截止目前,他一共投资了 Pogo、Yield Guild Games 等4家公司。

于此同时,Gabriel Leydon 也在 Axie 和 NFT 的市场火热中看到了新的机会。

Gabriel Leydon 在采访提到,Axie Infinity “Play to Earn” 模式爆红之时,他看到了该模式经济模型不可持续的缺陷。

在有游戏创业经验和区块链研究背景下,Gabriel Leydon 决定再次下场做区块链游戏,于 2021年 8 月和一同创办过 Machine Zone 的联创 Halbert Nakagawa 创办了区块链公司 Limit Break,并带来了前文提到的 “Free to Own” 新理念。

Limit Break 团队现在已经有 50 多人,其中约 80% 是前 Machine Zone 员工。

一直一起创业的 Halbert Nakagawa 依然延续 CTO 身份负责技术,而首席创意官 Thomas 也是曾在 Machine Zone 任职创意设计,是当时爆款游戏《Game of War》的主策之一。

从投资方发言来看,有着连续创业经验且已经磨合验证过的团队,确实是投资方重金下注的原因之一。

目前作为一个早期项目,Limit Break 已自带了多个吸睛标签,2亿融资、豪华投资方、Web2 游戏成功创业经验、NFT 逆势暴涨、“Free to Own” 创新理念……,但市场从来不缺新故事。

讲完故事过后,Limit Break 能不能为低迷的市场开辟新一轮创新和增长,需要打下一个大大的问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