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mism 的 OP 治理游戏,会否重现「ENS、UNI 之殇」?

Optimism 的目的是通过 Token House 和 Citizens House 的共同治理,削减巨鲸对于治理的影响。

原文标题:《只用作治理的 OP,会不会再次重现 ENS、UNI 之殇?》撰文:0xMorty,潘致雄亦对本文有贡献 这个话题其实有点大,但我确实想聊一下这件事情。

很多人诟病 ENS 的问题就是没有实质性的赋能,只做治理用,之前 ENS 的大幅上涨来自于人们对于协议产品的肯定以及对于 ENS 治理权利的争夺。

UNI 也是这样,因为这两个 DAPP 都足够优秀——ENS 已经成为以太坊生态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而 Uniswap 在过去 7 天内(市场情形不好的情况下)仅 v3 交易额达到了 75.8 亿美元,而这也是巨鲸们最初购买它们的动力。

但是放到 OP 上呢? Optimism 作为基层网络,治理逻辑和 DApp 不同,DApp 的安全性是由以太坊保证,治理代币会被集中用于参与协议的治理,而作为网络的治理代币 OP 在参与治理的同时,也存在参与 Optimism Sequence 和共识网络运转的影响空间。

不过目前还为时尚早。

接下来我们来聊聊 Optimism 的治理是如何完成的,以及目的是什么。

先说结论:Optimism 对于治理的关注度非常高。

「Impact = Profit」是 Optimism 生态最重要的精神,他们希望达成「治理-获取影响力-生态用户增长-利润」这个流程。

这意味着 Optimism 的目的是让 OP 持有者的治理权利在未来获得更多的生态利润。

这是一个飞轮效应,前期转起来会有难度,但是后期会随着发展,飞轮会越转越快。

而 Optimism 的特色是他们正在努力消除巨鲸和机构等海量代币持有者对于治理公平性的影响,在长期的治理工作以及网络的扩张中,推动散户参与度的增长。

我们进入正题:Optimism 在《This Governance Will Self Destruct》一文开头提到,The Optimism Collective 是一个大规模的治理实验,希望通过致力于降低持币巨鲸在治理层面的影响力以及资助公共产品,以建立一个更统一的互联网,Optimism 的愿景是建立一个「built for, and governed by, its citizens」的网络。

它是怎么做的?(下面这部分的参考资料源自 OP 领取流程) Working Constitution和Bedrock Constitution 关于宪法拟定,最初的宪法名叫进步宪法「Working Constitution」,它的条例具备可扩展性,将随着未来挑战的变化而更新。

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准则,Optimism 委员会将根据一系列治理实验来深入了解生态的平衡和权力动态,允许变化,鼓励实践。

在经过最长不超过四年的实验后,Optimism 将推出基石宪法「Bedrock Constitution」,用作之后治理的基础。

也就是说,Working Constitution 将在四年以内的实践中,以真实情况为基准,拟写一部具有指导意义的 Bedrock Constitution。

值得一提的是,Optimism 目前的 Rollup 架构也叫 Bedrock,它是 Optimism 网络的发展阶段之一,于今年 5 月升级,Bedrock 升级的目的在于大幅降低交易手续费,增加网络吞吐量。

OP 持有者和 OP 公民平等共存 一链两治(Token House 和 Citizens House),主要目的是平衡 Optimism 的短期激励与长期愿景。

其实这方面的治理可以去参考 Curve 的治理结构——通过将治理权力与 LP 收入做强绑定,治理权力又与协议收入分成和代币锁定强绑定。

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在玩 ve 那套——是因为这个模式可以将短期激励与长期愿景相结合,虽然无法解决去中心化治理的根本性痛点,但是也是一个解决良方。

下图很好理解,Optimism 将协议治理分为了两个板块,Token House 和 Citizens House。

我的理解是Token House 中的持有者流动的,Citizens House 所赋予的公民权是固定的。

Token House 将通过代币持有者的投票来进行经济(通胀率)、协议升级、国库资金使用的决策。

Citizens House(由被赋予公民权的人组成)负责分配追溯性公共产品基金,后续还会赋予公民更多的权利。

网络参数和授予公民权由 Token House 和 Citizens House 来决策。

Optimism 生态管家:Optimism 基金会 Optimism 基金会对于 Optimism 的影响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分散。

主要职能是: 在治理伊始牵个头;分配国库资产以资助公共产品,激励Optimism生态系统的参与者,促进Optimism发展;修改宪法(第一点提到的); 如果 Optimism 基金会董事做得不够好,Token House 可以将其罢免,或者否决他们对于宪法的改动——如果修改行为影响到了 OP 持有者的利益。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OP 持有者是可以委托给别人帮助他们参与治理的,这是一个常态化的事情。

但是我注意到它将代表标签化了,比如如果我们对「DAOs」感兴趣,便可以点击,并选择在 DAO 领域有影响力或者有经验的人作为我们的投票代理人。

这样我们能轻松选出与我们志同道合的人,选民——议员——议院。

最后再回到之前说的结论,Optimism 的目的是通过 Token House 和 Citizens House 的共同治理,削减巨鲸对于治理的影响,也就是巨鲸对于协议或网络的掌控度。

Optimism 打算通过消除这样的影响,增加 OP 持有散户对于治理权的认可度。

最后说一句,虽然 OP 代币表现不佳,但是 Optimism 做的尝试还是值得我们思考和参考的。

不过Optimism 团队在空投 Claim 时间段所展现出来的问题也需要我们注意,用刘锋老师的话来说就是:「OP 团队除了 PUA 投资人和开发者非常老道之外,干什么事情都业余的像小学生」。

至于 OP 什么时候可以接盘,我不做评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友情链接: